2019年行業用工難上難,化纖巨頭為此下了「血本」!

作者:王安琪 來源:化纖頭條 發布時間:2019-01-17 17:08:20

每年節前,在我國的制造業基地長三角和珠三角,由于工人提前回家過年、選擇返鄉就業或跳槽等原因,企業都會經歷一波季節性的用工緊張。

與往年相比,今年節前的用工緊張情況出現了哪些新變化?記者進行了走訪調查。

浙江:招工難,機器「睡大覺」車間變倉庫

在浙江紹興一家紡織服裝加工廠,負責人告訴記者,訂單已經排到了五月份,馬上就要到春節了,為了不耽誤交貨,近期一直在組織工人趕工。但是就在隔壁車間,記者卻發現只有機器沒有工人。

浙江紹興某服裝加工廠廠長竹麗:近期員工招不到,現在就把500臺機器都停了。給員工的工資也都在5000元-8000元左右。

因為招不到工,機器只能「睡大覺」。原本應該是繁忙趕工的車間,只能變成了落滿灰塵的倉庫。

浙江紹興某服裝加工廠廠長竹麗:有點著急,有點可惜,都變倉庫了,設備也閑著沒用。工人難招,特別是年紀輕一點的,很難招。

在珠三角,一些制造企業的員工更是只能拖到年后才能休假。深圳長城開發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培訓員張克松:有兩個培訓員,一個年后休假,一個年前休假。

缺人,還可以通過輪休來保證生產。最讓企業頭痛的是,春節返鄉后很多工人就不再回來了。

深圳長城開發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人力資源部總監曹世良:回去過年了,再能回來的工人大概80%左右。為了留住工人,不少企業只能靠提高工人待遇。浙江雅士林智能家居有限公司董事長范博源:每一年春節前,都給員工找好大巴送他們回去,過完年又到員工家鄉去接他們,他們每月的工資有6000元-7000元。

范博源告訴記者,近五年來,服裝加工物料成本上漲大概在10%左右,但是人工成本的漲幅則達到了35%。范博源開始擴大智能制造規模,希望通過產業升級,來解決工人短缺的問題,提升企業利潤。

2019年,紡織企業用工問題將成為行業的首要問題

用工難,招熟練工更難。用工問題是這幾年紡織市場一個老生常談的話題,也是一個不得不直面解決的關鍵問題。2019年,紡織企業用工問題將成為行業的首要問題。

1、噴水產能外遷,多地出現工人回流潮

這兩年噴水織機環保整治,使得江浙地區大批噴水織機停產淘汰,一些噴水企業投產蘇北、安徽、湖北、河南等地。

如今噴水產能轉移初具成效,一些中西部地區的企業發展迅速,給當地的就業人員提供了很多崗位,這些人不需要遠程到其他省市,而就近在家鄉就業,工資待遇不會低多少,消費水平低,住宿回家等開支減少,又可兼顧父母孩子,在很大程度上也減少了江浙地區的勞動力資源。

此外,江浙噴水企業外遷,在一定程度上也帶走了一部分熟練工。

安徽一家織造企業早在2011年就在安徽設廠,其負責人告訴筆者,那時候剛去安徽辦廠那會兒,那里幾乎沒有人從事織造行業,他們廠的工人都是從本地帶過去的,包吃包住,相比之下,待遇還要比在本地好一些。

近年在噴水行業環保整治的大背景下,大批企業外遷,工人回流,2019年織造企業用工愈發緊張。

2、工人返鄉早,復工晚,使得春節前后用工問題愈發突出

「如今的工人跟10年前可不一樣了。」一涂層廠負責人說道,「以前的工人找工作的時候最關注的是工資多少。如今的工人找工作的時候最先問的是有沒有休息時間。」工人的觀念變了,所以這兩年遇到節假日放假的工廠也越來越多,工廠春節假期的時間也越來越長了。

以前在工廠都會為了討個好彩頭,初八復工。可是如今工人復工時間越來越晚,工廠正常開工時間也不斷推遲,如今初八都是工人報到的時間,正常生產一般都要到正月十五左右了。用工緊張,對于很多紡織老板來說,19年春節后用工或將是一個大難問題。

3、裁員還是機器換人?紡織行業的一道艱難選擇題

據專家預測,照此趨勢,未來如果工人的工資給到萬元以上,才有可能招募到工人,保證人工的正常運轉。

而在未來如此高的人工成本下,一方面,我們紡織行業整個鏈條都會改變,原材料上漲,管理成本提高,流通成本增大,最后這一切都是企業來買單,有的企業也不堪重負紛紛裁員。而我們的產品也需要重新審視其定價。

隨著國內人工成本的不斷上漲,并向歐洲用工工資貼近,國內紡企以前的「人口紅利」優勢逐漸降低,紡企優勢大幅減弱。據報道,國際紡織制造商協會(簡稱ITMF)數據顯示,2008年至2016年間,意大利和中國的紗線勞工成本差距縮小30%,從0.82美元∕千克降低至0.57美元∕千克。

在人工成本大漲的情況下,多家紡企開始逐步減少員工的數量,另一方面,面對紡織行業人力成本攀升,年輕人不愿意從事紡織行業的窘境,紡織化纖企業未來能做什么才能緩解這一現狀?出路在何方?

紡織化纖龍頭下血本,走出減員增效新路子

近年來,紡織化纖企業早已意識到了這一問題,在這方面不惜血本,榮盛、盛虹、恒力、桐昆等化纖巨頭更是不惜重金引進全球最先進設備,力圖在人工成本紅利流失的背景下,走出一條減員增效的新路。

1、布局智能生產線

在紡織行業大環境變化之下,人工成本越來越高,紡織企業紛紛轉型,或將廠房建到人工成本低的區域,或降低員工數量,用機器替代。

而加強紡織數字化、智能化裝備開發,推進智能化車間(生產線)建設,培育發展大規模個性化定制;推動制造模式和商業模式創新,形成紡織經濟發展新動力則成為紡織行業改革的重要目標之一。

以恒力為例,公司是較早探索智能化制造的企業之一,該集團計劃通過「機器換人工」、「自動換機械」、「成套換單臺」、「智能換數字」等方式,逐步把企業的發展模式從「人口紅利」向「技術紅利」轉變,從而確保企業的可持續發展。

目前,集團旗下江蘇恒科新材料有限公司長絲生產車間人工摞絲餅的工作都已經交給了機器人。十幾臺機器人24小時揮舞著「雙臂」將一排排「絲餅」整齊而飛快地轉動。員工只需要面對機器前的顯示屏,檢查著每錠絲餅的信息、狀態以及最終質量是否合格即可。

其相關負責人表示,集團近年來引進的全自動包裝生產線至少提升了60%的工作效率。另外,從2013年,恒力集團開始了智能工廠的改造。4年來,車間里的大部分機器人都經歷了再開發。一臺智能化自動包裝機器人能頂上數個工人。

盛虹集團近年來主動適應大數據、云計算、人工智能新技術發展趨勢,積極實施制造業「互聯網+」,打造自動化、智能化、智慧化工廠,推進企業創新發展。

據了解,盛虹集團全資子公司國望高科的紡絲車間和加彈包裝車間實現了全自動化,實現了絲車上線、出入庫、裹膜、開箱、裝箱、貼標、封箱、打包、碼垛一條龍全自動包裝功能。

機器換人加物聯網技術讓盛虹年均節約成本1500萬元,一條生產線可以節省用工127人,用工率減少34%,故障率減少55.9%,人員單產提升29.8%,產能提升33%。

而打造無人車間,實現生產智能化已經成為榮盛集團的重頭戲。據了解,榮盛5年前就開始智能化建設。其「機器換人」設備從2011年開始陸續投入安裝,目前已基本安裝到位并投入運行。

這套設備全部投入使用后,可減少約40%的勞動力,相應的車間甚至可實現「無人管理」,按目前的薪資水平測算,每年可節約勞動成本約2000萬元。另外,「機器換人」避免了產品在人工搬運、操作過程中造成的損傷等問題,較大幅度地提升了產品的質量。

2、開拓東南亞市場

除了智能化發展外,為了節省人工成本,多數紡織企業還選擇在國內西部地區或是東南亞地區建廠。據魯泰A2016年年報顯示,魯泰越南公司一期色織布項目順利投產,后整理生產線及魯安成衣襯衣生產線正在有序建設中。

不過,在越來越多的紡企涌入東南亞建廠后,使得這些地區的工資也隨之上漲。據媒體報道,近幾年東南亞越南、印尼等國年年調漲最低薪資,2017年也不例外。其中,越南部分區域2017年勞工每月最低薪資已由2016年350萬越南盾調高至375萬越南盾,折合約165美元,漲幅7.14%。

有業內人士分析,即使東南亞國家漲薪,但與中國的工資水平相比仍差一大截,紡企在國外建廠仍有利可圖。

3、物聯網工廠改造

打開手機APP就能查看整個生產流程能耗情況,不需更換主機設備,只要引入一套互聯網系統,整體生產效率就能提升10%……對于一家織造企業來說,物聯網改造實現了部分生產流程的云管控和生產過程節能優化,智能化因子帶動工廠更加靈活、集約、高效。

工廠物聯網建設,被稱為「機器換人」的高級形式,也是工業化和信息化「兩化融合」的重要手段,現在它已經從最初的「陌生詞匯」,更多的被制造企業接受,成為企業尋求減員、提質、增效的有效途徑。

恒逸高新材料的物聯網和人工智能的融合讓智慧工廠初見雛形。在人工智能上,企業的智能外檢系統實現智能產品等級判斷,避免不同等級產品混包。產品的外觀質量缺陷檢測率達到99.9%以上,保證了產品的質量和數量。

在物聯網建設上,今年企業借助于上層經營系統(ERP)與底層控制系統(DCS)層的深度融合,實施以單錠數據為核心的產品質量追溯管理系統,實現了生產數據與管理數據的融合。
「機器換人」是搭建工廠物聯網和工業互聯網的基礎,也是智能工廠構建過程必不可少的一步。恒逸高新材料D車間生產包裝環節原先需要36名工人,采用自動包裝線后,僅需9名員工,同時將包裝效率提升了20%。

總體而言,隨著中國勞動力成本的優勢減弱,以及產品質量的不斷提升,從化纖到整個紡織行業的以上幾種方向也是必然趨勢。

同時,中國的工人,也將隨著市場的變化而對自己定位和技能進行改變。但是任何一場變革,必將會有陣痛,如何處理好陣痛,降至最低,才是這場革命順利完成的重點所在。

0

    分享到:

掃一掃,分享朋友圈哦!


青海海西州地图高清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