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醇”意盎然,乙二醇的“前世今生”

作者:王安琪 來源:期貨日報 發布時間:2018-12-19 15:32:39

期貨日報報道,2018年12月10日,業內翹首以盼的乙二醇期貨在大連商品交易所上市交易。乙二醇作為國內第二個液體化工期貨品種,國內供應主體相對分散,下游需求與PTA高度重合,其對外依存度高達60%。因外盤供應容易受到裝置、天氣、物流等因素影響,加上貿易商參與眾多,乙二醇價格波動性較大。為了幫助產業、投資者更好地熟悉了解乙二醇的品種特性以及當前乙二醇產業的運行格局,期貨日報于12月3日至12月7日組織了“期寶”浙江地區的聚酯乙二醇產業鏈高端調研,通過走訪上中下游企業和對產業鏈的進一步了解,乙二醇市場“前世今生”的神秘面紗也被一一揭開。

作為長江三角洲南翼經濟中心和化學工業基地的寧波,集結了多家具有活力和潛力的紡織、化工、機械企業以及貿易企業。來到寧波,尤其是走訪乙二醇市場,S哥這位行業“老司機”必定是要會一會的。在聚酯產業鏈已經摸爬滾打數十年的S哥,從美金、紙貨、電子盤、掉期再到期貨,市場各種“門道”樣樣精通。多年的經驗帶給他最直觀的感受是,乙二醇擁有得天獨厚的魅力,是化工市場關注的熱點。

A上市首周交投活躍

2018年12月10日,全球首個實物交割的乙二醇期貨品種在大商所掛牌上市,一亮相就頗具“明星范”。

期貨日報記者了解到,上市首周共有超過2.8萬個客戶參與乙二醇期貨交易,一周成交量206.10萬手(雙邊,下同)、成交額1155.94億元、日均持倉量9.55萬手,其中法人客戶持倉占比44%。

乙二醇期貨上市首周運行平穩、交投活躍,體現了市場各方對乙二醇期貨的關注和認可。實際上,在上市前一周的調研中,走訪的企業已經對此達成一致:乙二醇受關注度很高,可以說是天然的“期貨”產品。

據了解,遠大能源化工有限公司(下稱遠大)是一家從事大宗原材料貿易的全球型產業鏈服務商,自2001年開展乙二醇各類貿易活動以來,2018年遠大的乙二醇銷售量超過200萬噸,經歷和見證了我國乙二醇市場蓬勃的發展歷程。

“相較于其他化工品,乙二醇自身具備的‘量大’‘質標’‘洋氣’‘多能’產品特點決定了其廣闊的市場基礎、活躍的市場交易和數量眾多且多樣化的市場參與者。”遠大能源化工有限公司烯烴事業部總經理戴煜敏一語道破了其中的奧秘。

戴煜敏進一步解釋說,2018年乙二醇表觀需求量預計能達到1600萬噸,且具備持續的增長性,擁有巨大的市場體量。從產品標準來看,乙二醇是質量規格標準化的工業品,且屬于非危險化學品、非易制毒品,沒有特殊的經營資質要求,且有成熟的撮合服務商,參與者入場簡單容易。

記者了解到,目前乙二醇市場中參與的主體主要包括內外盤供應商,基差貿易、資金服務、貿易需求、投機需求的貿易商,聚酯工廠和防凍液、不飽和樹脂等非纖用戶的需求商。

“乙二醇的貿易活動非常活躍,進口的乙二醇一部分對接聚酯工廠,一部分進入市場流通,貿易方式有多種。”廣發期貨分析師張曉珍表示,具體有美金船貨交易、美金保稅交易、人民幣現貨交易,此外還有一些相對成熟的場外交易:紙貨(進入門檻比較低,保證金在5%左右)、掉期以及華西村電子盤等交易模式。正是由于乙二醇有著多種交易模式以及貿易活躍量大,其價格波動較為劇烈。

此外,從市場格局來看,處于擴能周期的乙二醇并非是一個夕陽產業,2019年全球還將有400萬噸的新增產能投放。基于乙二醇龐大的體量,較高的進口依存度,多樣化的交易模式和多元化的參與者導致其關注度極高,市場人士口中的“香餑餑”也名副其實。

B市場競爭愈演愈烈

2018—2020年,乙二醇市場將迎來新一輪的產能擴張周期,供應寬松已是不爭的事實。而這在一定程度上也反映出未來乙二醇市場的競爭將愈演愈烈。

調研中,記者了解到,目前國內的乙二醇生產企業主要有傳統的油制乙烯法制乙二醇工藝,國內新興的煤制草酸酯制乙二醇工藝,還有部分外購甲醇或乙烯單體制乙二醇裝置;國際市場上主要是中東的天然氣制乙二醇和美國的乙烷裂解制乙烯法制乙二醇工藝。

“其中,邊際產能是國內外購甲醇或者乙烯單體制乙二醇的裝置,目前有這兩種工藝的產能體量在138萬噸左右,占全國乙二醇產能的比重在13%左右。”東吳期貨分析師王廣前介紹說。

在他看來,隨著未來越來越多的低成本煤制乙二醇以及民營煉化一體化的乙二醇生產裝置投產,這些外購高成本原料的乙二醇裝置將面臨降負荷或者間歇性生產的尷尬局面。當這些工藝生產出來的乙二醇有利潤時,對應企業鎖定生產利潤的套期保值需求也會增加。

實際上,“煤油之爭”現象早已在乙二醇市場中顯現。“考慮到我國的能源結構是煤多油少,發展以煤炭為原料制取乙二醇的路線,對于我國能源的合理利用、減少對石油的依賴、緩解乙烯供應量不足都具有深遠意義。但隨著未來更多的煤制乙二醇產能投產,煤制乙二醇裝置呈現過剩趨勢,特別是在當前中低油價的背景下。”王廣前稱。

“油制乙二醇作為傳統的生產工藝,其工藝技術成熟,品種穩定,雜質較少,是下游聚酯消費企業比較青睞的乙二醇供應源,近年來新興的煤制乙二醇工藝起初的生產工藝不是太成熟,裝置運行和產品品質穩定性不足,產品雜質偏多,這對下游聚酯企業特別是生產精細化產品的長絲和瓶片企業而言,用煤制乙二醇會影響到長絲或者瓶片的產品質量。”前程石化聚酯部副總經理楊清山表示。

在他的印象里,前兩年,聚酯企業“談煤制乙二醇色變”,對煤制乙二醇的接受度不高。隨著煤制乙二醇生產技術的成熟進步,煤制乙二醇的產品性能和裝置穩定性得到大幅改進,且煤制乙二醇產品相對傳統的油制乙二醇折價優勢逐步顯現。

除了煤油之爭外,國外乙烷裂解的生產工藝同樣也是原料多元化的趨勢之一。

“起初發展起來乙烷裂解裝置更多是走聚乙烯路線,但隨著聚乙烯供應逐步過剩,當地企業也逐步將多余的乙烯用來生產乙二醇這一利潤更高的化工品。”王廣前表示,國內投產乙烷裂解主要面臨的是乙烷原料可獲得性低以及運輸成本高的問題,因為乙烷運輸需要液化,且需要美國有足夠的裝卸港口配套來滿足遠途海運的需求。這一不確定性使得化工巨頭更愿意把乙烷就地轉化為方便運輸的聚乙烯或者乙二醇等化工產成品。

由于乙烷裂解工藝的原料和生產成本很低,加上遠洋運輸費用后運到國內的完全成本明顯低于國內的任何乙二醇生產工藝的成本,一旦市場供應過剩,具有明顯成本優勢的北美乙烷裂解制乙二醇將對國內乙二醇市場帶來較大沖擊。

在業內人士看來,當下,國內的煤制乙二醇裝置大量投產,傳統的民營煉化油制乙二醇裝置迎來了新一輪擴張期,美國乙烷裂解制乙二醇裝置也開始興起,乙二醇供應朝著原料多元化的方向在發展。后期隨著乙二醇市場競爭的加劇,乙二醇生產企業的風險和套保意識也會逐漸增強。

C風險管理擺在第一位

事實上,乙二醇市場競爭加劇不僅僅體現在上游供應端,下游需求端的博弈同樣也進入白熱化。

在市場人士眼中,2017年下半年到2018年9月,聚酯市場迎來了久違的“景氣”周期,整個產業鏈呈現出一片“欣欣向榮”的景象。

今年年初,相較于一直紅火的長絲和短纖,聚酯瓶片卻猶如“扶不起的阿斗”,一季度維持振蕩走勢。

“然而,清明長假后,隨著天氣逐漸回暖,下游飲料廠需求逐漸增加。同時,國外幾套裝置集中檢修,瓶片出口訂單明顯好轉,出現供不應求的現象。自此,聚酯瓶片進入了瘋狂的上漲通道,一個月大漲2000元/噸,單噸利潤超過2500元。”汪貞祥介紹說。

據浙江某甁片企業相關負責人回憶,當時國內聚酯瓶片缺貨嚴重,國內下游幾家飲料廠出現大單詢盤招標,加之多數瓶片工廠幾乎無現貨,發貨極為緊張。在這種情況下,瓶片工廠開始超賣遠期的合同,多數廠家基本已超賣至5月底,個別工廠超賣至6—7月。由于市場缺貨嚴重,部分瓶片廠家甚至封盤不報價。

“瓶片行業和長絲行業的不同點體現在,我們是先接訂單后以銷定產的模式,剛好和長絲相反,我們對鎖價和套期保值規避風險的金融工具也是極為渴求的。”上述負責人坦言,像市場中超賣的現象,瓶片工廠必須要去鎖原材料PTA和乙二醇。

通常情況下,聚酯工廠采購乙二醇的模式主要有合約貨和現貨市場采購,很多工廠會同時采用這兩類方式,在滿足原料供應的同時實現采購成本的管理優化。但值得一提的是,此次調研記者發現一個較為明顯的現象,聚酯工廠合約貨比例呈現出逐步上升態勢,目前整體比例在八成。

“目前每個月的乙二醇用量在35000噸,供應商以國內外大型生產商為主。”上述負責人介紹,從做合約的情況來看,以前最早進口美金的比例很高,現在在逐步下降,因為人民幣合約對企業來講資金利用率會比較高。

在他看來,以前開一個信用證可能需要1個月,企業的資金成本比較高,工廠備貨庫存增高,資金效率降低。但隨著近幾年國產化率越來越高,庫存可以降到十幾天,減少一半資金占用,對企業運營起到很大作用。“合約數量越多,供應商對我們的折扣也會越多。”

實際上,合約貨比例提升的做法也在一定程度上規避了工廠潛在的經營風險。據了解,聚酯工廠在生產經營過程中通常面臨著加工利潤和庫存價值大幅波動的風險。

據記者了解,經過近幾年聚酯企業對期貨功能理解的全面提升,尤其是另一原料PTA期貨對企業的輔助效果顯著,乙二醇因其價格波動劇烈、經常性大幅偏離合理的價值區域,使得聚酯企業明顯感受到MEG上期貨的重要意義。

D多種交易模式豐富了市場

實際上,我國是全球最大的乙二醇消費市場,也是全球最大的乙二醇貿易市場。作為連接上下游的渠道和蓄水池,中游貿易企業在整個乙二醇產業鏈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

“貿易商起到中間蓄水池的作用,相當是搬運工的角色。”寧波恒逸實業有限公司烯烴業務經理盛燕飛告訴記者,相對供應商而言,貿易商提供的服務可以根據客戶的需求個性化定制,相對靈活。

當前我國乙二醇貿易商的交易模式多種多樣,豐富活躍了整個市場。據了解,乙二醇的進口業務主要是通過遠期信用證的美元支付和散水海運的運輸方式。主要供應地包括中東地區(SABIC等)、北美地區、韓國和我國臺灣等。受天氣等因素影響,存在國際貿易中的匯率波動風險和海運運輸周期不穩定的問題。

“目前,一般的進口商只能通過提前鎖定匯率的方式避險。而海運運輸周期不穩定的狀況,只能通過額外備貨的方式來確保供應安全。”戴煜敏稱。

對此,楊清山也向記者證實,進口貿易商往往會遇到匯率風險、船期波動風險、運輸風險和原產地國際局勢風險等。“通常情況下,企業會通過鎖匯規避匯率風險,通過排貨及常備庫存規避船期波動風險,通過保險規避運輸風險。”他稱,如果是海上發生意外或是貨物混罐裝,這些遠洋貨都會買保險。

“一般國外出口的時候,裝運港會有一個質檢報告,到國內港口后還會有船檢和岸罐質檢報告。上了保險后,若出現問題,一個是短量,一個是紫外透光率和純度,只要損耗超過千分之三,我們都可以找到保險公司索賠的。”楊清山稱。

由于MEG進口依存度高,但現貨交易門檻不高,參與群體較為廣泛。從貿易目的上區分,有融資商、流量商、分銷商和投機商等。

據了解,龐大的需求使得乙二醇的變現能力非常強,只要略有價格優勢,隨時都能變現,一般進口兩個月內就能賣掉。另外,90天的信用證也使乙二醇具有較強的金融屬性,除了用于結算,信用證也可以進行融資,從而減少了進口商的資金占用,提高了經營效率。

“對于融資商來講,利用乙二醇進口業務使用遠期信用證(一般是90天)支付方式的優勢,通過進口延后支付和內貿銷售即時回款的模式,獲得人民幣貨款的使用期。轉口融資,通過進口延后支付和轉口銷售即時回款。”戴煜敏表示,這些融資商構建了境外和境內的流通渠道。而流量商是通過內貿即時進出,實現銷售額。分銷商是集中采購后通過小單銷售給非聚酯類的終端需求企業。

“乙二醇市場不斷發展,降低交易成本,提升交易效率成為市場的永恒追求。”戴煜敏告訴記者,乙二醇主流的交易模式也是類似的狀況。從最早現貨到現貨里面的美金,杠桿的作用出來,包括后面賣空以及紙貨、電子盤,這些都以降低交易成本、提高交易效率為目的,當然還有安全性的考慮。

記者了解到,美金興起有兩個作用,一方面是說我是有保證金的(10%—20%),相當于有了杠桿;另一方面,由于遠期的關系,實際上有點類期貨的概念,這也是乙二醇最早出現賣空的雛形。

紙貨交易由于是保證金交易(0—5%保證金)和遠期交易(無需倉儲,可以賣空),具備極低的交易成本特點,自2012年開始興起,逐步成為乙二醇市場的主流交易模式。

“紙貨貿易的出現,增加了交易參與者,擴大了交易規模(不再受資金規模的限制);賣空的出現,增加了交易的方向和模式,在一定程度上也加大了市場的波動性。”戴煜敏坦言。


0

    分享到:

掃一掃,分享朋友圈哦!


青海海西州地图高清版